袅袅秋风潇潇雨

[境州×小艾]茕茕孑立惟影知

(完全没有人意识到还有官配这一回事,所以没有粮吃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文笔极渣,严重ooc,并且十分慢热,请谨慎食用
    我想了半天还是决定从头去写,原剧情啥都没有解释,要是不细致介绍背景没法写正文
〓〓〓〓〓〓〓〓以下是正文〓〓〓〓〓〓〓

   
            楔子(非常短的那种)
    我与子虞是少年夫妻。嫁与他那年,他十四岁,我十一岁。我父亲是先王的重臣,先王死前将主公托付给了父亲和子虞的父亲。子虞父亲被不幸刺杀后,先帝身边的旧人便只剩父亲了。看着新王如此懦弱昏庸,父亲自然痛心疾首,多次劝说无果,抑郁成疾,在我十岁那年丢下了母亲与我,独自去了。母亲与父亲情深义重,不堪打击,悬梁自缢。父亲生前性情刚直、不懂奉承却身居高位,结下的仇人不少,所以他死后,不少人落井下石,家族很快破落,若非子虞的叔父,我竟差点沦落到无家可归的地步。

   子虞的父亲在死前是都督,他死后都督一职由他唯一的亲弟弟继承。子虞叔父结发之妻早亡,他不欲再娶而膝下又无子,遂决定专心扶持哥哥年幼的遗子,直到其长大成人。我与子虞本并无婚约,可他的叔父与我父亲交情颇深,为了我在家族破落后不任人欺凌,让我嫁给了未来必成都督的子虞。出嫁那天,我在婚宴上趁醉拨瑟,子虞心有灵犀,以琴相和,琴瑟和鸣犹如珍珠击盘,银河坠水。我们自此一曲名动天下,世人皆知沛国未来都督与犹未及笄的夫人琴瑟和好,一对璧人,堪称神仙眷侣。我用了两年的时间从父母之痛中走出来,这两年中,子虞旦有空闲便耐心陪着我,陪着我走出来,放下心结。我由豆蔻至及笄,是我一生中最单纯和乐的三年。子虞不在时,我便吟书作画,刺绣弄花;他回来后,我们的寝宫中便琴声不绝。时光如流水般带着清甜的气息从掌中滑落,及笄之后,我超乎常人的智慧经过惨痛经历的磨练和时间的沉淀后慢慢显露出来,子虞也发现了我在大家闺秀之外的钟灵毓秀,与我愈加默契。

   爱上他,是理所当然的事。破瓜之年,我把自己完完全全的给了他。我以为日子可以一直这样无忧无虑的过下去,可是天不遂人意,我很快便知道了那个忍辱负重,活在黑暗中的人。

﹉﹉﹉﹉﹉﹉﹉﹉﹉分割线﹉﹉﹉﹉﹉﹉﹉﹉
是的这不是小艾x子虞,但是要交代背景必须得这么写…正文明天再发吧,一次发两章貌似盛不开

  
豆蔻至及笄是指十二岁到十五岁,破瓜之年是指十六岁

是谁开创的它,,根本木有人

没有人磕小艾境州吗?

居然没人磕小艾境州???这对难道不好磕吗???有磕的朋友举个爪,告诉我我不是一个!

不大像影评的影评

  今天总算抽出时间和闺蜜去看了《影》。
  对于我这种踩死只虫子都手足无措的矫情女生来说,《影》可真疼,疼的让人头皮发麻。虽然知道是动作片,但我以为剧情应该很工整,人物应该很丰满,因为这可是国师花了三年时间来磨合的剧本。但是,个人感觉制作团队花在荧屏上的时间并不多,反而花在动作和大场面的时间上应该更多。小艾与境州的感情,小艾对子虞的感情,境州的野心和沛王的谋略等等都缺少解释,铺垫和伏笔,须得观众自己去揣摩,猜测。这可能都是留白部分,但留白的太多就容易让人摸不着头脑了。人物也是够扁平的,除了小艾境州和沛王稍微丰满一点,别的角色都扁平的和派大星似的。不过听说因为时长原因这个片子剪了一个多小时的戏份,如果加上的话也许就好一些了(看花絮上说有一些戏份被剪的原因就是使剧情紧凑,不过是不是紧凑的有点过了)(我也看到有些影评吹爆剧情,可能是我对剧情的看法比较清奇)